秦军头号猛将窦冲带伤逃离了长安,苻坚对毛长乐大加陈赞

点击关切文集,追1-10节

点击关心文集,回放1-13节

11.  高盖夜袭  窦冲救急

     
 侥幸逃过一劫,回到长安,苻坚论功行赏,邓迈、和熹皇后、邓琼、毛长乐居功至伟,越发是毛长乐,几乎是典韦、许褚再世,毫不夸张地说,正是他率五百英豪冲溃了慕容冲的武装部队,才有了前边反转的情节。那毛长乐是武平侯、镇军将军、大梁通判毛当的兄弟,一年前,毛当在三亚紧邻和另一头叛军应战时,被慕容家的另一位猛人慕容凤单挑杀害,由此,毛长乐对慕容家也有家仇国恨。

       
苻坚对毛长乐大加表彰,将她提高为禁卫军统领,从此之后带在身边,收为心腹将。而对于闯祸的苻晖,苻坚毫不留情地痛骂了一顿:“你是朕的外甥,拥有重兵,却屡次被白虏小儿战胜,本次更是中了他的阴谋,还有什么颜面活着!”苻坚骂得刺耳,却是恨铁不成钢,太子苻宏是一介文弱书生,对于勇武的苻晖,他仍然很器重、钟爱的,否则也不会亲自率队救援。他想让苻晖可以知耻而后勇。

       
类似的激将法,几年前她曾用在另一个孙子苻丕的随身。当时苻丕兵围镇江一年而不克,苻坚便给她送去一把剑,限令他5个月内占领邢台,否则就用那柄剑自刎吧!结果,苻丕用了不到五个月就攻破了珠海,激将法收到了奇效。

       
不过,那两回,苻坚的激将法却用错了目标。年轻气盛的苻晖,心情素质实在太差,本来就被这几场灰头土脸的败仗搞得很没面子,哪个地方还遭遇了朝堂上的这一番谩骂。回去将来,苻晖越想越糟心,竟真的想不开寻了短见!苻坚真是追悔莫及。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尽管说,苻晖并不是一个一箭双雕的武装力量指挥员,但看看苻坚的身边,只有文弱书生苻宏和幼子苻诜,(另一个幼子苻丕此刻经济危害,正在寿春抵挡慕容垂呢),带兵打仗仍可以仰望哪个人?整个长安愁云笼罩。

       
慕容冲意外吃了败仗,溃兵一口气跑进了峨眉山,才回过神来,原来那个猛兽基本上都以蒙了兽皮的秦兵。慕容冲收聚败兵,怏怏地回来阿房城。上大夫令高盖带来了一个好音信,经过昼夜赶工,第一批攻城器械云梯已经竣工。高盖主动请缨,找一个风高月黑的夜间,利用云梯,偷摸爬进城墙,打开城门。

       
不几日,城内的间谍传出音讯,长安全城为苻晖举哀,军心不稳。当夜,高盖便带上三千大侠,利用夜色掩护,悄悄摸近南城门。依照细作情报,此处兵力配置最薄弱,高盖和三千英豪果然悄无声息地潜入到了城墙下,竟没有被发觉。高盖打了个手势,几十条云梯很快便搭好了,他们指点的是一种轻便的飞梯,不多时,几十名武士已如猿猴顺着云梯登上了城墙。

       
先登者不期而然,砍倒城墙上昏昏欲睡的防卫,四下放起火来,更加多的燕兵沿着云梯纷繁登城。秦兵面对“从天而降”的郑国勇士,慌乱协会抵抗,同时敲响警报,请求帮助。

       
这天夜里,南城门值守的是前禁将军李辩,他刚巡视完城防,躺下休息还没多长期,就听到外面乱哄哄,有人高叫“南城门失守了!”“鲜卑人杀进来了!”幸好李辩这几天一贯衣不卸甲,他翻身坐起,抓起一杆枪就往城楼上冲去,那里是祥和的防区,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粗制滥造!

       
主现在了,守城的小将有了主心骨,李辩挺枪干倒一个燕兵,大声鼓舞士气:“杀尽白虏,笔者等当与长安共存亡!”

       
“城在人在,城破人亡!”秦兵受到刺激,原地满血复活。无奈,爬上城头的敌军越来越多,南城门渐渐守不住了。

       
有燕军勇士起先入手抢开城门,李辩超越一步,挡住去路,一旦城门被打开,燕兵就会像潮水一般涌入,整个城市就会陷于大磨难。李辩抖擞精神,拼死护住城门,很快身上就挨了好几刀,他也放倒了超越杀入的几名燕兵。双拳难敌四手,李辩被逼到了墙角,鲜血染红了战袍。

       
 城门终于落成了侵犯者的手中,沉重的大门被缓缓拉开,李辩已经听到城门外高盖得意的笑声。完了,一切都完了!李辩绝望地闭上眼睛。

       
“李将军莫慌,作者来也!”眼看李辩就要捐躯,一将飞马而来,手起刀落,李辩身边的燕兵纷纭倒地,来的正是左将军窦冲!窦冲的身后,是更加多的赵国战士,风一般地扑向燕兵。

       
窦冲怎么显得如此及时?他不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而是多留了个心眼,看到今夜夜黑风高,怕仇人偷袭,就带着部下往守卫力量最少的南城门来转转,结果成了李辩的救星。

       
窦冲救下李辩,两个人又努力杀散城门口的燕兵,重新夺回了城门的控制权。他们指挥士兵尽快关闭城门,窦冲的部属推倒云梯,也百发百中夺回了城墙的控制权。

       
高盖还想继续强攻,弓箭手已经重复就位,箭如雨下,高盖在城墙下抵敌不住,只可以丢下一堆燕兵尸体,抛弃了行动。

       
外面的人一撤,冲进城内的燕兵登时成了瓮中之鳖,一千多名先登者断了后路,全体被秦兵在城门口一个个干掉。就算那几个人都以燕军中才高八斗的斗士,但在全城两万秦军的眼里,他们早就是刀板上的施暴,杀红了眼的秦兵认为光是杀死他们还不舒服,竟把这一千三个人作为了“军粮”分而食之!很多老百姓也跟着分了一口。要了解,围城之初,长安还从未断粮,城里老百姓是都恨透了那些鲜卑人,享了几十年的太平福,他们的反叛带给了关中人民深重的磨难。因而,大家以吃鲜卑人的肉来解解气。

       
即使挫败了这一次夜袭,可是分明西燕军已经在建筑攻城兵器,一旦他们造出了冲车、攻城锤、发石机之类的大型武器,长安城垣还是能抵御几波冲击?苻坚提心吊胆。太子苻宏指示大叔,孤城难守,快捷向还没造反的随处豪强下诏,让她们速速发兵勤王,赶跑慕容冲一伙。

       
事已至此,苻坚知道,与慕容冲再无和好的或是,便选用了苻宏意见,趁夜派使者溜出城搬救兵去了。

点击进入下一节

14.  坚壁清野  围而不打

     
 窦冲振奋精神,七百死士在燕军之中纵横驰骋。慕容冲得知陷入重围的是屡屡输给本身的窦冲,起了惜才之心,下令全军不得妨害他,要捉活的。

       
正是那道命令,束缚住了燕军的动作,给了窦争持围的机会。末了,七百死士全部战死,齐国艺人被烧死十之八九,没烧死的也被燕兵射成了刺猬。唯有窦冲身负重伤,单人独骑杀出了重围圈,往陇右方向逃跑去了。慕容冲叹息,可惜,那员猛将究竟不恐怕为小编所用。

       
这一仗,燕军军器尽毁,尤其是刚造好的攻城车被付之一炬,工匠也全死了,此后,西燕再也从不能力造出过重型攻城武器,对长安的威慑大大降低。

       
西魏大战,守城一方居高临下,占据地利,假诺攻击一方尚未攻城器械,采纳强攻,往往损失很大。攻防兵力达不到10:1比重的情事下,进攻方借使还要强攻,不仅麻烦成功,而且会损失惨重。未来,慕容冲就面临那样的范围。长安城内尚有两万全副武装的卫队,守备物资也很充实,燕军就算仍有十万之众(那要多谢苻丕,在姑臧钢铁地承担了慕容垂一波波的攻击,关中的鲜卑人看到慕容垂拿不下郑城,转而投靠慕容冲。因而,慕容冲纵然持续败北几阵,兵力却不减反增),但没了重武器,要一口气攻破城门照旧难度极高。唯一还算好消息的是,秦军头号猛将窦冲带伤逃离了长安,这一定于断了苻坚一臂。

       
高盖又向慕容冲献上一计:坚壁清野,围而不打。坚壁清野本意是在仇人入侵时用“三光”政策清除一切可以采取的资源,让仇人攻下城池也得不到补给,饿死、穷死、无聊死。高盖反其道而行之,让燕军扫荡蚕食长安地区的市镇、村落,抢正印物、人口充作军用,一点点切断长安城的补给来源,让长安成为孤城,暴殄天物。你想想,长安的两万清军,加上十几万不愿离开故乡的寻常人家,城里每日的开销是了不起的,失去周围村镇的填补,苻坚能支撑多长期呢?而本已军粮告急的燕军,正可以经过打劫平民,拿到接踵而来 蜂拥而来的要求。那真是一条毒计!

       
即便苻坚的对手是常规一点的人类,他还有机会通过服从不出,耗尽对手的粮食而守出最终的小胜。可是,他偏偏面对的是一群没有人性的虎狼之师,潘多拉的盒子一旦被打开,慕容冲便无力再阻止种种人间惨剧的发生。

       
燕军就是被放出去的蛇蝎,在长安城外的乡下烧杀抢奸,无恶不作,所到之处,整村整村的爱人被屠,女子被抓去充作军妓,常常干重视活,一到夜间被燕兵蹂躏,甚至从不粮食的时候,就杀死他们当作军粮。

       
长时间的刀兵已经让那些精兵丧失了性子,哪个人也不精晓前天会生出什么样,何人也不知晓本人哪些时候就成了荒地里的一具死尸。反正注定要魔难地死去,不如就趁活着的时候随心所欲扬威耀武呢!于是,每一日,燕军睁开眼睛的首先件事就是洗劫村庄,上午则成绩斐然,庆祝胜利,庆祝本人又多活了一天。

       
燕兵的各个本末颠倒逐渐传到了慕容冲的耳根里,他为此深感忧虑。自古唯有仁义之师能夺取天下,未闻有失德之师能长期的。慕容冲何尝不晓得那一个道理吧,他的小叔子慕容泓就是因为治军过于严谨被反了水,丢了性命,最近,他一度接纳高盖“坚壁清野,围而不打”的心计,士兵尝到了“甜头”,再来喝止,他们又怎么会遵循呢?

       
“坚壁清野,围而不打”,让长安自卫队拿到了难得的休整机会。三番五次数十天,他们没日没夜巡逻在城头、城内,早已精神紧绷到接近奔溃,多亏在邓迈、窦冲、李辩等人的初阶下打了几场胜仗,士气才没有受损。以后,燕军不再天天来城下讨战,只是远远地将长安围困住,苻坚的心稍稍安了些。

       
然而,没过多长时间,秦军就发现了事情的关键。每当他们要出城砍柴、运粮的时候,燕兵就会用一阵箭雨将他们逼回城里,最终,连老百姓都出不去城,周边的庄稼汉也逐步散失送粮食来了。长安正值日渐地变成一坐孤城,和外侧的沟通越来越少,可以收获的互补也越来越少。

       
“那样下去可特别,没有把慕容冲的武装拖死,大家城里就要先断粮了!”苻宏指示五伯。

       
“急什么,等到各路援军到了,慕容冲自然会不战而逃。”苻坚好不简单过了几天安生日子,苻宏就来“哔哔”,心里很不痛快。

       
开水煮青蛙,青蛙会竭尽全力跳出锅子;温水煮青蛙,等到青蛙发现危险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它再也一向不跳出锅子的力气了。苻坚,将来就是那只温水里的青蛙,他还并未发觉到危险正在贼头贼脑逼近。那时候的苻坚,一头扎进后宫,和宠妃张内人、宝贝三儿子苻诜、一对双胞胎小公举苻宝、苻锦过起了没事的家中生活,享受着天伦之乐。

       
此前,苻坚管理的是一个硕大的帝国,以后,他的势力范围只剩余了长安邻近,于是,他干脆放手将军政大事丢给了太子,自个儿躲进了后宫,当起了鸵鸟。

       
大好青春苻宏可不想坐以待毙,他还想器重新处置山河,以后有一天登基坐殿呢。时不可失,苻宏召集了一群文交大臣,一起研讨怎么打破慕容冲的自律,顺遂打通长安的补给线。

       
这一次是大将军郎邓琼提议,先和燕军谈判,让他俩承诺放出城里的老百姓,再把战士混在公民中出城,接应城外的粮草入城。

       
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守城一方一般景况下会允许,放这么些无辜公民一条生路。但这次,他们面对的是没有了人性的西燕军队,慕容冲和高盖一眼就看穿了秦军的目的。

       
高盖说,无法放她们出城,城里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天天的损耗越大,就越简单奔溃。

       
慕容冲却认为不然。秦军的目标不就是出门寻找补给啊?大家就满意他们这五次。

        那慕容冲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大千世界不解。.

365体育官网,点击进入下一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