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场很宠溺地说了一句话,白洛希来到了一所血族建立的院所

在回来的路上,白洛希拽了拽希尔的衣袖。

乌黑浸没了天上,鲜血染红了明月,随之而来的是沸腾乌云和惨烈冷雨,渴望得到超灵体的血族,隐藏在那座昏暗的城池中……

“内……内个……”

十七岁的白洛希独自一人到来那座城市,为了给十岁的堂姐白若希治病,他只能来到此地,那个昏暗又可怕的都市。

“嗯?”

白若希得了一种血液病,据说,用血族的血就能治好,然则,血族的人只要用血给凡人治病,最前边临的,只有过世。

“怎么办?”

白洛希来到了一所血族建立的院校,他刚走进学府的大门,所有的血族都看着他看,因为她们知道,白洛希并不是血族,对于他们来说,白洛希只是一个猎物,但白洛希并不知道,在教学楼顶的那一双充满着私欲的肉眼正瞧着她……

“你就理解说咋办如何是好,我向您担保,你相对不会瞎,就是……有一点点的改动。”

“Hill,那就是你所谓的超灵体?”

“什么变动?”

“如假包换。”

“我也不清楚,毕竟每个人的场馆是不均等的。”

“可是……他看起来有点……”

白洛希有点不自在,他把双手插进裤兜里,抿着嘴唇,紧跟在希尔的末端。希尔转过身,揉了揉白洛希的毛发,嘴巴逐步凑近白洛希的耳朵,然后很宠溺地说了一句话。

“我明白您想说怎样,他看起来确实很弱,可是,在他体内有一种深不可测的力量……”

“相信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当白洛希走进院校的教学楼里,希尔就从来跟着她,但他却毫不知情,他唯有一个目标,就是找到可以治好白若希的百般吸血鬼。

白洛希的脸弹指间红到了耳根上,他气急败坏地闪开,整理了一下发丝,轻轻地“嗯”了一声,声音软绵绵的,像小绵羊一样,希尔显得尤其快乐了,牵着白洛希的手再次回到了别墅。

白洛希推开教室门,一双双猩红绿色的眸子瞅着她,因为具备的寄生虫都知情他是超灵体的体质,但她并不畏惧,因为他知道恐怖是从未用的,害怕只会让投机的阿妹病的更要紧,他从没退缩,直径走进体育场所,站上了讲台。

“希尔,我怎么感觉自我的肉眼好奇,说痛楚也简单过,说简单受也觉得不太好。”

“你们有没有可以治疗血液病的吸血鬼?”

Hill揭开了盖在白洛希眼睛上的白布,白洛希睁开了眼睛,Hill看到白洛希的眸子,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持有的吸血鬼惊呆了,看起来如此弱的一个男孩子,居然在血族的领地说那样的话。

“Hill怎么了?”

“有啊!”

希尔没有出口,他想起了童年的一个梦,梦里他隐隐听到有人喊:“眼睛,灰色的,十字架,啊-!”

站在白洛希身后的Hill突然说话。

而白洛希的眼睛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瞳孔呈十字架形状。

白洛希吓了一跳,接着渐渐转过身,他霍然反应了过来。

“没什么。”

“在何处!在何处呢?”

希尔边说,边递给了白洛希一面镜子,白洛希拿起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肉眼,血红色的肉眼里映着十字架,很淡定地问Hill:“怎么了?不就是肉眼变红了么?还有……十字架在肉眼里。”

白洛希急得就像在热锅上的蚂蚁。

“不,你根本不了解,历来的凡人一旦和吸血鬼签订契约,眼睛都是青色或藏黄色的,粉红色也有,是因为和相比较强硬的吸血鬼签订契约才会有,可是,血瞳从来都是不可以和十字架并存的,那是厄运的象征!”

“我凭什么告诉您?要领会,大家血族一旦做了那样的事务,那么大家将会见临与世长辞,我只好告诉你,你要的吸血鬼就在那边。”

“不对哦!”

希尔话音刚落,所有的寄生虫都向白洛希扑了复苏,希尔神速地抱着白洛希跑到了全校前面的公园。

“什么人?哪个人在说话?”

“你傻啊?不晓得跑的吧?你知否道这样您会死的?”

“你都把好哥们儿忘啦?”

“跑有用么?反正自己也没做好活着出去的备选不是么?”

希尔转过头。

“你……!”

“佐研!话说……你不是理所应当在教室里睡觉呢?”

希尔没有再多说怎样,抱起白洛希来到了一个用白色玫瑰包围着的一栋小别墅里。

“墨柯老大给本人放假啊,我在母校找你半天了,发现你不在,我就上那儿来找你,没悟出你还真在此时!”

“将来你就住此地吧,那里不会被察觉,他们看不到那里。”

“你想说什么样?”

“我凭什么相信你?”

“没什么,我看您又带回去了……猎物?介不介意和自家一块儿分享啊?”

“你!你已经让墨柯盯上了,他会吞噬你的魂魄,这样就能使他变得更强,因为您所有异乎经常的体质。”

“当然介意,而且洛希才不是猎物,他是自己的情人。”

白洛希也不得不乖乖听话,因为他领略,唯有和解才能救自己的妹子。

希尔又回头看了看白洛希。

“好呢,那我就住在此处。”

“对吧洛希,我们是情人的吗?”

“我救了您,你该怎么报答我?”

白洛希呆呆的望着希尔,又是轻飘地“嗯”了一声。

“这些……我……你说怎么报答呢?”

“行吗可以吗,不和你抢,行了呢?”

“嗯……和自身签订契约吧,这样您即使叫我的名字,我就会面世,你愿意吗?”

“你究竟想说怎么?什么难堪?”

“那……那好吧。”

“是这样的,它并不会带来厄运哦,这种例子仍旧有些,多年前,罂粟就是那样的,至于他是怎么过来的,大家还不得而知,你所谓的会带来厄运,只然则是墨柯骗你的而已,不如大家去找找罂粟?”

白洛希初始有点犹豫,不过他全然只为了能治好自己的胞妹,所以也就勉为其难的许诺了。

“好吧。”

“喏,那是一条十字架的项链,带上了就不用摘下来,因为它能够让自家明白您实际的所在位置。”

希尔带着白洛希和佐研又来到了小木屋前,希尔刚准备打击,门就被推向了,从其中走出去的不是罂粟,而是墨柯,他抱着罂粟,狠狠地看着希尔。

白洛希木讷地方了点头。

“为啥?罂粟做错了哪些?希尔,你真正是尤为大胆了,你告知我,你究竟怎么了?”

“那么我要初步了。”

“嗯?我怎么了?”

没等白洛希缓过神,就曾经被希尔拉进了他的上空,空间里黑漆漆的,唯有希尔和白洛希三个人,希尔逐渐走向白洛希,向着白洛希的脖颈咬了下去。

“罂粟死了,因为你,因为她喜好你!她等了您十五年啊!”

“啊-!”

墨柯最终一句大概是吼出来的,他的喉管都快要出血了。

“好了,契约完毕了,你用不着那样害怕,我又不会吃了你。”

“然而……不过我并不知……”

被咬的地点逐步地涌出了青色的玫瑰印记,接着在玫瑰上出现了一条挂着十字架的锁头,平昔延伸到白洛希的指头。

“你知道的!你拒绝了他!”

逐步地,白洛希昏睡了过去。

“我……”

第二天中午,阳光透过猩黄色的窗幔,映在白洛希的脸庞。白洛希被刺眼的太阳折磨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他往室外看了看,阳光刺进了她的肉眼里。

“好,先放下那几个不说,这么些超灵体为何在您身边?怎么?不是说好送给自己的吧?你想独吞?我报告您,你美好的梦!”

“啊–”

墨柯刚要呼吁抢白洛希,却被希尔和佐研拦下了。

希尔冲进了白洛希的起居室,看到鲜血从白洛希的肉眼里流下,希尔把白洛希抱到了床上,他用温柔的手臂牢牢抱着白洛希,白洛希被他英雄的人身完全笼罩着。

“怎么了?佐研?难道你也想造反?”

“抱歉洛希,今儿早上应该告诉您的,签订契约后,三日之内无法见光的。”

“不,我只是站在正确的立场上罢了。就算是你把自身带回到的,可是一贯照看我的是希尔!”

希尔一边自责,一边扯下白色的床单裹在了白洛希的双眼上。

希尔趁机掐着墨柯的颈部,恨之入骨地说了一句:“墨柯,我告诫你,白洛希,我罩了,你无法碰,假若你敢碰她,我必然会掐断你的颈部!”

“如何是好啊?”

这一阵子的希尔,眼睛里泛着红光,过了会儿,他甩手了掐着墨柯脖子的手,又温柔地牵着白洛希离开了。

“什么怎么做?”

“希尔,怎么回事?罂粟到底怎么会死?”

“我现在怎么着也看不见,怎么救我四妹呢?”

希尔没有言语,只是牵着白洛希的手继续走,他走的很快。

“放心吧,我不会让您看不见的,我收拾一下带你去见一个人。”

“那是因为……”

“什么人?”

“你闭嘴!”

Hill没有说话,只是在低头收拾东西,收拾好后,带希尔来到了小森林里的一栋小木屋里。

佐研刚想说的话却被Hill打断了。

“哟,希尔老人,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喂,希尔,你的那多少个破事儿还不可能让您媳妇知道啊?”

讲话的这厮叫罂粟,是那座城市里最盛名的吸血鬼女巫。

“佐研你不用乱说啊,我跟希尔……”

“快,把她双眼治好!”

“那也用不着你管啊,看好你的教室吧!”

“嗯……你想好用怎么着东西跟自家互换了?”

“不是,我说您如何疾病啊!”

“我用那把银匕首跟你互换。”

“不用您管!做好你的事呢!”

罂粟拿起银匕首看了看,若有所思。

佐研明显有些不开玩笑,他底下了头,白洛希想上去安慰他,却被Hill拽了归来。

“你那把银匕首确实很可贵,但你应当明白自家想要的是怎么。”

再次回到山庄后,希尔把白洛希抱在床上,希尔单膝下跪,他眼睛暴发的血黄色也日趋消失,温柔地瞧着白洛希。

罂粟把嘴渐渐地接近希尔的颈部,准备要咬下来,可是被希尔很快地逃脱了。

“洛希,你听自己讲,我和罂粟在十五年前就认识了,当时我们都还小,根本就不领悟怎么样是情爱,于是就轻许诺言,说将来会直接在一道,然则罂粟却记到前几天。直到五年前,墨柯把罂粟带走并和她签订契约,墨柯是爱好罂粟的,但罂粟为了丰裕诺言一向等自己到近年来,那就是干什么自己和墨柯的涉及一向不佳的由来了。”

“抱歉,我不必要了。”

“墨柯到底是什么身份?”

希尔拿着银匕首带着白洛希准备要走,开门的那一刻,罂粟了希尔一个标题,也是罂粟能对她说的末了的一句话。

“他是大家血族的首领。”

“难道我们就只好做朋友了啊?”

“这么厉害你甚至掐着他?”

希尔留下了一句肯定的回答,关上门走了。

“不,其实大家的实力是一模一样的,开端大家同为首领的候选,但自己不愿与任何人争,于是自己就让给他了。”

没过多长期,小屋里流传了瓶瓶罐罐破碎的声息,罂粟瘫坐在地上,嘴里呢喃着:“为何?为啥?你有何样资格和本身做情人?我是那么的……那么的……喜欢……你……”

“希尔……”

罂粟闭上双眼的那一刻,泪水顺着他的眼角渐渐划过脸颊,还有从他一手上日渐流出的血流……

还没等白洛希说完,希尔揉了揉白洛希的毛发,温柔地说了一声:“好了,不早了,快睡吧,晚安!”

“嗯,晚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