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老须菩提,我用的是鸠摩童寿婆的译本

偏袒右肩。须菩提那时看见民办教授早已吃好饭,初叶打坐。于是他凑了过来,表露右肩。在印度习俗中,表露右肩表示爱戴——我以为还捎带有凉快的效用。中国高僧的制服本来也是如此的安插,只但是后来由单衣发展成了套装。因为中国(尤其中原一带)不像印度热得见鬼,如若大家要么只要风姿不要温度的话,胃痛、风湿、滑囊炎、关节痛的发病率就得直线上升了。即使是“藏一手露一手”的喇嘛们,气候越发冷时也得裹严实才行。所以中国高僧日常穿的是工作服(梵名“安陀会”,译作“洒扫衣”,由五条长布缝制而成,由此也称“五衣”)或常服(郁多罗僧,比前边那件多两条布,故称“七衣”),唯有法会、朝觐等繁华场面里才穿上礼服(僧伽棃,九条以上的布制成,译作“祖衣”“重衣”,也称“九衣”“观致衣”。还有个很违和的名字,“杂碎衣”)。所以像《西游记》里的唐唐玄奘、《白蛇传》里的法海每一日穿着僧伽棃晃来晃去,其实是畸形的。其余,还有众多民众会觉得僧伽棃的别名是“袈裟”,但实际袈裟是个总称,以上两种衣都能够称呼袈裟。就像是大家说“西装”,上衣、西服、长裤都是,并不只有上衣才能叫西装。

第二品原文

时长老须菩提,在民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释迦牟尼佛!如来佛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释尊!善男子、善女生,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佛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汝所说,释迦牟尼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谛听!当为汝说:善男子、善女生,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唯然,释尊!愿乐欲闻。”

随即,是个陌生人勿近的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推断不少读者会被这一个词吓住,然后心里默默滑过另一个词:“WTF?!”。简单说,“阿耨多罗”是“无上”;“三藐”是“上而正”;“三菩提”是“普遍的聪明和清醒”;有的书籍里也译作“佛智”。鸠摩鸠摩罗耆小姨那样翻自然有她的考量,而唐三藏难得在此间用了个亲民点儿的词——“发趣菩萨乘者”,这就很直白了,“想当菩萨的学童们”。

图片 1

说回来,既然有学童已经立意要当菩萨,那么相应怎么着坚定这一个决心(应云何住)?怎样抵制不良诱惑(云何降服其心)?唐僧更务实,还多提了一条,如何拿到学位(云何修行)?用那二日前卫的说法就是:怎么样才能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夺取更大制胜?

用语备注

:就是此时,即佛塔敷座而坐之时。

长老须菩提:何名长老?德尊年高,故名长老。须菩提那么些名字,是梵语音译,若是译成普通话,其义便是空性、吉祥、善现的意思。须菩提那么些名字,也是意味金刚佛性的,因为我们的金刚佛性,本来就是空灵、吉祥、善现的。

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那是孔雀之国禅宗的古制。凡佛弟子请益佛法,超越行多种仪。一,从坐而起,二,端整衣服,三,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四,合掌,瞻仰尊颜,目不暂舍。五,一心恭敬,以伸问辞。

希有释迦牟尼佛:“希有”就是全世界无双。道家也讲“独”,叫做慎独,其实,法家讲的这么些“独”,就是佛家说的“希有”。

菩萨:是菩提萨埵的简称。菩提萨埵是梵文的音译,意为道心众生,亦云觉有情,是以成佛为目的的一类众生。菩萨又有地前菩萨与登地菩萨之别。所谓地前菩萨,就是一向不发明自家心地的神明。所谓登地菩萨,就是曾经申明自家心地的菩萨。

如来:在《金刚经》第二十九品威仪寂静分中,有一句话专门是解释世尊的意义的:释尊者,无所平昔,亦无所去,故名释迦牟尼佛。什么意思啊,“因为如来佛没从哪个地点来,也平素不到何地去,所以名为释迦牟尼佛。”世尊也就是佛的意味。

善护念,善付嘱:这里的“善”字,是“善巧方便”。“护念”,就是疼爱、关爱,就像是三姑对儿女,百般地呵护。“付嘱”,就是教化、辅导,就如二姨对子女,千嘱咐,万叮咛。然而,佛陀的善护念、善付嘱与世人的护念付嘱分歧,世人善于用金钱护念儿孙,善于用金钱付嘱儿孙。然而,佛陀善于用金刚般若波罗蜜法护念诸菩萨,善于用金刚般若波罗蜜法付嘱诸菩萨。

善男子,善女人:对佛法有信仰的男人和女孩子。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梵语,因为东正教遵守一个原理,就是如果在华语中无法措施完全周到的公布清楚梵语的语境语义,那么直接音译过来,然后让读者自己去从学习和修行中体会通晓。那么那里用最接近的华语翻译过来是什么吧,是极端正等正觉的心。也就是一样地觉知一切的小聪明,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就是发到位无上正等正觉的心,就是发成佛的心。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伊斯兰教成就的周全果位。

云何应住:云和的情致是要怎么着?住的情致是置于住。连起来就是要什么样安置住自己的心。

云何降伏其心:降伏什么啊?降伏邪念和干扰,连起来就是要哪些降伏的住自己心里的邪念和苦恼。

善哉:善是好的情致,结合语境,就是特别好哎,非凡好哎。

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如是的趣味就是像那样,那么直译就是:应该像这么安住你们的心,要这么降伏你们的心。然后佛就不出口了。须菩提蒙圈了,众大比丘们也蒙圈了。大家都在等佛继续说道。但是佛就是啥都不说。

唯然,释迦牟尼!愿乐欲闻:唯,应诺之词。直译就是:好啊,我正听着吧,世尊,我很愿意听你再讲下去。

第二场:一个僧侣

初阶翻译

就在登时以此时候,有一个须菩提的长老,从一千二百五十人的人群中,离坐站了四起,然后袒露自己的右肩,用右膝跪在地上,双手合掌毕恭毕敬的对佛说:如来佛,你在人世是何等的罕见啊,您要求各位菩萨好好的护念自己的心念,必要各位菩萨好好的警示自己。世尊,那几个对佛法有迷信的男子和农妇,发出无上正等正觉的心念,大家要如何安住大家的心,要什么降伏大家的心啊?佛说:你问得很好,你问得很好。须菩提啊。就如你说的如出一辙。我必要各位菩萨好好的护念自己的心念,我也须求各位菩萨好好的警告自己。现在您来认真听,我来报告您:那多少个对佛法有迷信的男儿和女性,发出无上正等正觉的心念。应该像这么安住你们的心,要这么降伏你们的心。须菩提说:我正在认真听啊。如来佛,我很乐意听你讲下去。

明日的常识,也许正是当年的异同。

自己之愚见

须菩提是佛塔十大门徒之一,以“恒乐安定、善解空义、志在空寂”著称,号称“解空第一”。每一次化缘都去有钱人家里化缘。那么须菩提看见佛吃完中饭开端打坐未来,就想让佛给我们解疑答惑。所以积极的开首咨询,提问此前有一一日千里的典礼: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终于得以发轫讲话说话了,于是指出了成百上千大比丘们都想问的难点,问什么呢?问“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

佛呢,也不心急,将须菩提的话又复述了两次,然后还吊须菩提的胃口,说你是否想听啊。所以,你会发现佛经中的双重语句多,有些咨询,须菩提提问两回,然后佛还会复述一回。所以我干什么背《金刚经》可以相比顺遂,因为重新语句多,哈哈,所以大家不要觉得经文相当神秘隐晦难懂,细细品味一下,其实经文朗朗上口,更加是构成王菲的朗诵版《金刚经》,听一下,王菲的动静实在极度空灵,相当适合佛经的朗诵。

自我多说一句,王菲为啥会去朗诵金刚经,是因为王菲和李亚鹏还没离婚的时候,出生的孩子是李嫣,因为患有牙痈,王菲在见到兔唇孩子的病症的惨痛然后,分外悲伤,在李嫣的二氧化硫中毒医治痊愈将来,王菲想到了满世界的浩大口角炎孩童,所以和李亚鹏一起创制了曼妙基金,在那段时日里,王菲对可以治疗痊愈怀有感恩之心,再添加他自己是开诚相见的东正教徒,所以才会录制《金刚经》的朗诵版。

我三番五次我的愚见,那么佛在复述完事后,佛说到那里,也就停了下来,默然无语。此时,前说已过,后说未至,处于当下。这些时候佛是让大比丘们细细品味当下的意象,然而大家都在等待佛继续说结果。

佛于是揭穿了“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然后就再也不出口了。我们都蒙圈了。不过此时,慈悲的强巴阿擦佛,已经把东正教的万事私房和盘托出。可惜斯巴鲁,当面错过。

是否豪门也有点懵了,我再多解释一点,佛在颁发答案此前,是暂停了好一久,其实这一久的时日佛是让大家品味当下,南常泰在《金刚经说什么》那本书的解说是:须菩提在问难点的时侯,你的心早已远非抑郁了,就在这几个时侯,就是东正教所谓当下即是,当念即是,不要其余去想一个格局。

本身在率先次背诵该品的时候,是根本蒙圈的。然而佛教就是那样的,佛学知识和其余文化不相同,佛学须要人的沉淀和阅历,不然根本无法领悟佛经中的军事学和意境。

那就是说在第三品中,因为须菩提的死缠烂打的提问,佛不得不针对“如是”,给须菩提细细解释。希望大家敬请期待~!

神州僧侣的制伏本来也是这么的设计,只不过后来由单衣发展成了套装

=

一阐提可以成佛,这么些争持暂且告一段落。但没过多短期,难题又来了,既然一阐提都能成佛,那花草树木有没有佛性?真菌细菌有没有佛性?如若再进一步,砖石瓦砾有没有佛性?现在确实要拿那种题材去问佛教徒,猜度会被人家乱棍打出,说你调侃佛门,妄造口业。但是,古人对信教的言情却是非常认真的,正儿八经把这些题材作为理论来分析。比如隋朝的和尚们就辩论得不亦腾讯网,植物有佛性已经供不应求为奇了,而砖石瓦砾有佛性的传道后来也的确成为南陈东正教的一个风行观念。有个出名的话头就叫“青青翠竹,尽是法身;郁郁黄花,无非般若”。苏子瞻有个名句:“溪声便是广长舌,山色岂非清净身”(《赠东林路程老》),说的就是高山流水也有佛性。“广长舌”和“清净身”都是佛的体貌特征(后边还会细讲),据说有广长舌的人所说的每句话都是真实可信赖的——那一个“据说”可不是以讹传讹噢,是《大智度论》说的,小编龙树菩萨,译者鸠摩鸠摩罗什婆,是一部资深的经典。

或许有同学要抗议,刚刚大家不是在聊菩萨么,怎么又扯到“有情众生”了?因为害羞,我要再引出一个佛教术语:“众毕生等”。那句话相信我们听得太多了,但各位要专注的是,那里的“众生”特指“有情众生”,狠毒众生其实不在研究范围内的(后来在了,然后又被丢出去了,再然后又捡回来了。理论就是那样,总是伴随着时时刻刻的改动、涂涂抹抹,直至气象一新)。后面说过,有情众生会被贪嗔痴所裹挟,但与此同时也就有明白除的时机。怎么消除?就要通过修行(那个我们放到后边讲)。破除之后吧?恭喜你,就可以根据破除的品位称为“菩萨”、“摩诃萨”(大菩萨)、甚至“佛”啦!所以佛说“众平生等”,其实说的是有情众生在“觉悟”那件事的可能性上的一样。学霸觉悟早、程度高,学渣觉悟慢、程度低,那是时刻难点,但大家都是足以觉悟滴~推而广之,成菩萨、成佛就不再是人的专利喽,按六道的传道,“天”“人”“阿修罗”属于“三善道”,相当于现在校园里的火箭班、实验班、普通班,天资都没错,努力努力都是很不难大学结束学业(觉悟解脱)的。而猪牛羊所在的“畜生道”、罗刹夜叉的“饿鬼道”和为鬼为蜮的“鬼世界道”则是“三恶道”,基本都是学渣。固然可以高校毕业,可是很慢很难,其间免不了留级复读、重修补考。

在始发此前还要再啰嗦两句:这一章包涵了诸多伊斯兰教术语,而它们又都是知情和剖析后续经文的底子,我得花大批量笔墨将其逐个厘清;由此要请各位看官拉好扶好,稍安勿躁。此外,关于《金刚经》,我用的是鸠摩鸠摩罗耆婆的译本。但骨子里除此而外,还有好多译本存世。仅《大藏经》认同并引用的就有(后秦)鸠摩鸠摩罗什婆、(元魏)菩提流支、(陈)真谛三藏、(隋)笈多、(唐)唐三藏和(唐)义净6个本子。为啥要选择罗什婆的剧本呢?很简单,它沿袭最广。换句话说,它被最三人认可。即使人多并不代表一定就对,但正如《K星异客》中Prot所说的那么:“泡泡之所以是圆的,因为那是最便捷的点子。”同时,我还会把三藏法师的译本一起拖下水来做相比较,毕竟他亲身翻阅过原典。除非原典被曲解,否则就“文字般若”的框框而言,恐怕没有人能比唐唐玄奘更就像佛塔了吧~

佛性,这在印度禅宗里是小标题,但在中原伊斯兰教里是个大标题。简单说,佛性就是一个人(或者一个动物)能不能成佛的慧根。道教里有“一阐提”的概念,说那种人是断了慧根,无论怎么折腾都不可以成佛的。不过,晋朝的竺道生精研《涅槃经》发现经文里明确写着“众生都得以成佛”,于是他指出“一阐提也能成佛”。他这些异端邪说即刻触怒了佛教界,将他双开并赶出僧团,后来竺道生辗转落脚在布里斯托虎丘,依然执着己见、拒不让步。神话他向虎丘的石头说法,说到一阐提也能成佛的时候,连石头都不禁点头赞扬,那便留下“顽石点头”的古典。后来《涅槃经》出了更加完整的译本,大家收看经典上清晰写着一阐提可以成佛,竺道生也就因故復苏名誉,从异端份子变回一位正信的佛教徒了。

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释迦牟尼佛。然后右膝跪地,双手合十,恭恭敬敬地跟佛搭讪:世上少有的最爱抚的人!释尊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释迦牟尼佛”也是佛的十个名称之一;互相可以沟通。比如“释迦牟尼佛”也得以称呼“释迦牟尼佛释尊”、“阿弥陀佛”也足以称之为“阿弥陀如来佛”。但有一点必然的是:整个西方极乐世界里没有一位尊号“如来”的。凡是称呼“世尊”的盆友,都属于不明真相的众生被《西游记》给带沟里去了。

哎呀,总算写完了,真是累呀,不知诸位读得还顺畅么?有点小疲惫的是,写了这么多其实还没涉及实质内容,师徒俩才刚开了个头呐~随后诸位相会到此题材解压缩后还要大战三百合。毕竟后来作业若何,大家下回分解。

第一场:来,开个会

话说回来,须菩提说那两句其实是要为上面的咨询做铺垫:世尊。善男子。善女生。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在唐玄奘的译本里,他不曾用“善男子、善女子”这么些说法,而是换成“诸有”。别看只是换了个词,涵义范围比原先千里迢迢扩展,也刚好表明在她的传统里,佛性是从未有过阶级界限的——唐唐三藏可以,猪八戒当然也没难点。

前线高能预警!

从第二场起,这一次法会才算正式揭幕。时长老须菩提。在公众中。即从座起。佛陀他父母刚刚坐下,须菩提长老就从人堆里冒出来。“须菩提”那几个名字的意味是“空生”。相传此公本是个富二代,家里财帛无数,良田千顷;有三五年穿不着的绫罗,七八年吃不完的谷米。不过就在她出生之时,家中108口装满奇珍异宝的保证柜竟然悉数消失。那还不算完,连冰橱、橱柜、壁柜、储藏室里拥有东西都不翼而飞——真是“辛忙碌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呐。他老爸被吓了一跳,以为生了只貔貅;给起名“空生”,让自己远隔千年都能感受到老爷子当时长远的无可如何啊。好在7日后没有的无价之宝们又都回到了,全家人终于松了口气。我平常以为佛经里的人物们大多是极限运动爱好者——玩儿的就是心跳呀。为了回看这场虚惊,又给她起了个小名:“善现”。故而《金刚经》这一章的难点就叫“善现启请分”,意思是:叫善现的那位老师来咨询啦。

举凡称呼“释迦牟尼”的盆友,都属于不明真相的民众被《西游记》给带沟里去了

猪牛羊可以成佛,那种观点放到现在断然老生常谈,一点儿都不出奇。但在原先的一代,那却堪称佛门辩论最激进的研究之一。

说完世尊,我们说菩萨。菩萨感觉已经是不行灵魂乐的辞藻了,早就和老百姓起亚合力,但实质上它是货真价实的外来语。“菩萨”是梵语“菩提萨埵”的略称,属于“五不翻”(七种不翻译的气象)中的“顺古不翻”,即沿用过去的翻译而不纠结它到底对不对。不难说,“菩提”是“觉悟”,“萨埵”是“有情”,因而也有汉译将菩萨写作“觉有情”的。其实再往下推,菩萨是有两层涵义的。第一层的基本点在“觉悟”,而第二层的紧要在“有情”。那里又引出佛教的另一个术语:“众生”(巴利语satta),分“有情众生”和“惨酷众生”两大类。凶横众生很不难,山河大地、砖石瓦砾、花草树木、细菌真菌都算。有情众生就啰嗦些,按《清净道论》的说法“以欲贪对色等诸蕴执着、执迷为有情”,也就是说,能被“贪嗔痴”所裹挟的就是有情众生。

别说,须菩提还真就是移动版的《十万个为何》。无论什么事情都是那位兄长思考的起源,灵感的来源。他大致很早的时候就参透了世间真相,当看到一拨凡桃俗李仍在红尘里摸爬滚打时频仍生发出“整个世界皆浑吾独清,稠人广众皆醉我独醒”的感叹。继而又因“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导致小宇宙发生,“怒从胸中起,恶向胆边生”之下随时受不了,看不惯的作业一级多。外加嘴巴毒,肝火旺,逮什么人骂什么人,连家里养的牛羊猪狗们都未能幸免——倒也不管动物们是否都能听得进入,就图个嘴上痛快。后来对佛塔心生仰慕,于是执鞭坠镫,潜心归敬。但因此前的案底,须菩提也就成了佛塔座下第一毒舌段子手。《法华经》里记载说须菩提长老孜孜不倦,天天向上;由佛塔预发了结业注解,将来成佛后的尊号是“名相释迦牟尼佛”。

延长阅读 | 金刚经:一部东正教思想史

只可以吐槽一下,海量的佛门术语,外加满坑满谷的解读注释,有时候真是学佛的一大阻力。因为在自己的传统中,“佛教”不单单是宗教,更不是跳大神的巫蛊之术,而是“佛塔的教育(或教化)”,也算学说吧;继而佛经就可以明白为教材。那么,要研习某个学科,教科书就是必读书目了——只可是佛塔的讲义有时候还真不那么简单读懂……

时长老须菩提。在公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着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释尊。释迦牟尼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如来。善男子。善女子。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佛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汝所说。如来佛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谛听。当为汝说。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佛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汝所说。释迦牟尼佛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谛听。当为汝说。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佛就答应到:好啊!好啊!须菩提!就好像您所说,如来说的般即便护念诸位觉悟的有情,也是付嘱诸位觉悟的有情。你今日既是聊起这事儿,我就给你科普一下。好心的男子、好心的女性,立志要当菩萨,就应有像那样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唯然。释迦牟尼。愿乐欲闻。不可能不的!世上最爱惜的人!早就想听你聊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