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求知瘾者所接受的学问多来自书,大家会歌唱她逻辑能力真好

有一种穷逼,穷的只剩逻辑,我叫作「逻辑瘾者

振奋是人读书的关键因素。可当知识本身成为求知的鼓舞,你已求知成瘾,进入了好学的骗局

「抵抗协会」的故事

『抵抗社团』是一款类似于杀人游戏的桌游,我的室友校长把它推荐我们寝室时那样说:『我卓殊夜晚教会我内人和她室友们玩抵抗协会后,她们当晚玩了个通宵』。结果,我们寝室学会之后,一而再完了多少个月的礼拜天。平心而论,我不太喜欢玩,但是那么些娱乐吸引了自己长时间的热忱,源于给自己带来的顶天立地的优越感。在原先的杀人游戏中,杀手会不分平民警察,第一批次把自家杀死,来防止自己有分析论述的火候,可在「抵抗组织」中直到最终的高下分晓,都不会有人死掉,那也使得我始终可以揭示间谍,或大隐于市,气场直逼「百战不殆,从容不迫」。室友助教说:『李牛怎么能每便过完第一批次就看到何人是好人,何人是特务啊?』
当自家以不一样地位赢太多局后,不管我是哪些角色,说什么样话,室友们在论述自己的视角前,都会说:『不知本次李牛是不是又在玩高端······』
我享受着主导与队友流畅的十分的快感,陶醉在支配舆论导向的制伏感里。纵然本人精晓那并不代表在生活中我比人家可以,不过足以验证自身比他们具有更快更强的辨析能力,而这总体都源于自己那「非凡」的逻辑。

求知瘾者的出生

求知欲就好像是大千世界的本能,尤其「好学」这么些词被定义成自然的褒义之后,旁人习惯性地会对好学的人大加表彰,好大方亦会视自己明显的求知欲弥足敬服。当一些好大家碰着金融,科技,人文,社会这一个「靓丽」的词汇时,依靠从小的信条『知识就是能力』判断:海纳百川,学了没错。于是,伴随着知识和见闻增进带来的优越感和满意感,好大家充足利用时间涉更广的猎,读越来越多的书,翻更丰盛的杂志。兴趣虽多,终得规定工作倾向,然而对那么些好大家而言,选取一个领域,就会「喜欢」那些世界的所有,但非不排外的东西,便热情。
「只接受什么信息」对她们来说没有概念,他们只有「只不接受什么东西」,他们觉得那是在展开文化和见闻。选取了一个天地之后,他们照旧没有放松对其余领域的好感,他们雕刻的是『那一个大牛看上去就是何等都懂,对哪些问题都有眼界,我更应求知好学,集思广益了』,于是,听到我们之言便如获至宝,长时间泡各样公开课,罗辑思维,晓说,看种种长知识长见识的录像节目,他们连年认为自己意识了一个又一个好的东西。至此,一个好大方依照文化和见闻增进拉动的优越感和满意感以及好学我的自身激励效果进化成了「求知瘾者」。

「自命不凡」的故事

我曾跟我女朋友(现在早就是前女友)认真地解析过我自己:『我自小就是一个自称不凡的人』。上小学低年级时,即使本人弱不禁风,老实巴交,可是我认为温馨脑子却很灵活,而身边有些小伙伴们就不怎么灵光了;到了小学五六年华,和班上多少个小同学总能解出大部分人不会解的数学题,看到那多少个小同学得意的神气,我心头研商着:『呵呵,你们一定还错以为你们才是班上最明白的人』;到了初中,随着物理,化学的引入,我逐步稳定在了岁数第一,一边向往着更大的舞台,一边目睹着身边的「聪明」同学渐渐因绕不过物理数学抽象或复杂的逻辑而倒塌;进入高中,学习热情骤减,对分数排行不再相当受寒,退出校园第一阵容,可是并不妨碍我心头觉得我的这一个率先队伍容貌的同班们不过如此,我无兴趣捡起热情,当先他们,只因觉得要学的东西没太大用,不值得夜以继日地学习;来到大学,发现室友们都是独家校园高考的前几名,每个人都有点卧虎藏龙式的智慧,对于不一致文化性格的怪异和精通终于逐渐抵消了「自命不凡」的后续升高,最器重的是高校早期里不再有联合的考评标准,我不在乎战表,不在乎战绩的人多的是,随处可见还在寻求兴趣支点的学童,而自己也并不是分裂。大学在令人连连自我认识的还要,也磨灭了人际圈中的竞争关系,「酒肉」朋友,「负能量」伙伴也都成为了褒义的表扬,至少对本人这么。内心不再甘于跟人相比,只求自我认识,没有了相比,也就不曾了「自命不凡」。学士生涯依然那样。那就是自身「自命不凡」的故事,始于「自命」,终于「自我」。

求知瘾者的表征之「能考虑,欠完善」

求知瘾者特点之一就是:能就一个大旨提议许多题材,却不可能系统地提议一种类问题;能应对一个天地的众多问题,却无法前呼后应地回答一多重问题。那是百里挑一的能考虑,欠完善。那样的人付出的问题的答案也常是一种虚假的深厚。

「逻辑」与「智商」

那是自身女友(已经前女友)博客中的一段话:

那引出另一个题材:为何逻辑令我那样抓狂?男生提出一起玩抵抗协会,女子见状很少会积极响应。引用一位女伴的话:像这种暴光智商的游乐本身或者不要玩了。你看,逻辑与智力被人们视作同一种东西。但是真正如此呢?我觉得不是。逻辑的来得更像是解决协同具体的数理难题,有切实的对象驱动并且可以切实量化,而得以量化的正规往往被越多地加以利用,不论它是对是错。更遗憾的是大致所有人都默许了那个标准,逻辑糟糕就认为自己智商低,事实上逻辑不佳的人在智慧测试中的表现的确也反复不如那个逻辑好的人。而所谓的高智力又屡次会给人带来优越感。不过,智商那个数字到底有多大意思?它按照的法则是怎么?如同雷诺数只是一个用来区分层流与湍流的物理量一样,对物理量关切太多而不去切磋它的机理,只好是内容倒置。试想一个不当的前提在多大程度上会引出一个没错的结果?由此,不是逻辑本身,而是逻辑的优越感令自己看不惯。

文中提到人们平时认为智慧的轻重根据逻辑能力的强弱。也许,有人表示怀疑。可事实上,那么些前提已经影响为许多少人生根发芽的本来偏见了。有人在辩论赛旁征博引,剥茧抽丝,难以反驳,大家会称誉他逻辑能力真好,心里却想:那人智商真高。有人解数学难题,正推反证,步步有理,马到成功,大家会歌唱她演绎能力真好,心里却想:那人智商太高。大家不愿意公开说人智商高,但却悄悄把它归纳为智商的要素。

求知瘾者的表征之「擅洞察远端事物的成形,却不佳捕捉身边细腻的心绪」

求知瘾者的另一个风味就是:喜欢观浪潮之巅,能感知世界布局的狂飙,偏爱高屋建瓴。因为求知瘾者所收受的学问多来自书,别人的谈话,网上的文字,无暇将生活本身当老师,生活可能会遇上各样题材,并不管事。

「逻辑瘾者」的降生

若逻辑只设有于理论息争题,我也不会写下那篇作品。可怕的是,逻辑带来的优越感驱动着人追求逻辑四射。随着步入社会,随着网络生活的炙热,见到新定义,听到新热点,跑去翻看人家的两篇小说后,就使用逻辑思考的格局整一观点在网络上吼上一嗓子,祈求能震聋别人的狗耳,尽管外人听不见也没涉及,自己的逻辑思考刺瞎自己的狗眼,也可以让自己热情洋溢好一阵子了。若再有不期而遇的空子,听到业界名流,比如「罗辑思维」说:『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是多种角色,白天上班时您是业主的职工,回到你协调的时日里,你就是网络上的一个评论家』,差不离要心花怒放,直呼「英雄所见略同」了。随之,「逻辑」涉猎的小圈子尚未了终点,时事评论,科技分析,产品观望,社会科学,国际纵横,都被依次拿下,至此,一个「逻辑瘾者」带着无处不在的逻辑优越感诞生了。

求知瘾者的表征之「有眼界,无文章」

求知瘾者的最悲伤的一个特征就是:因为求知成瘾而文化储备尚可,因为求知成瘾而见识不俗,因为求知成瘾而稀缺小说。当知识本身成为求知的刺激,当知识激励给与了求知瘾者丰富的知足感,小说创作成了求知瘾者不能触碰的禁地。作品难创,知识易得,当求知占用作品创作的活力,当用求知去填补小说创作的寂寞,原本的创作创作驱动求知变成了求知成瘾逃离小说创作。

逻辑瘾者的风味之「世事洞察」

逻辑瘾者特点之一就是:不管碰到什么样人,谈起怎样事,都能须臾间强烈意见,随之就能提议解决问题的方案,切磋哪边事都能当启蒙先生,可想而知就是要立一个「世事洞察」的牌坊。

「罗辑思维」与求知成瘾

在自己写下那篇作品时,「罗辑思维」已是办的最好的自媒体之一,每一天持之以恒产出高质量内容,并且一度形成了上下一心的罗辑思维社区。新颖的切入点,有趣的观赛角度,与众分化的构思方法。或打春风得意智,或传播知识,或颠覆三观,或应对解惑,它总能为你带去一样。用罗胖自己的话说:『既不是心灵鸡汤,也不是文化短文。和大家的兴趣捉迷藏,和协调文化较劲,力图给大家讲一些和好文化边缘以外的东西。』罗胖的靶子是和社区人群一起成人。知识,见识,成长,非心灵鸡汤式的,足以俘获众多少人的良知。

但是对于求知成瘾者而言,那只然而是又一个「知识」获取平台,由罗胖提供而已。在那里,求知成瘾者尽如人意地获得了更加多问题的答案,更加多东西的视角,更加多的社会论文。

作为一个新媒体,「罗辑思维」做着可以的探赜索隐和惠及的事;作为立足未稳的子弟,求知瘾者却把团结生存中的首要角色定义为一个求知的听众。没有那么多的回应诉求,却整日被回应;不须要每日一点新视野,却随时去吃视野快餐。有人或许会说那只是占有每日的几分钟时间而已,权当消遣亦无妨。可惜那只是求知瘾者盲目求知的一个缩影,求知瘾者还会抽出越多的「消遣」时间去求知,越发地尚无时间和精力在某个方向去做深切的钻研,更没有何样能力去创作文章。罗胖的创作往大了说有创立的「罗辑思维」,往小了说有她对媒体和互联网的局地研讨成果;求知瘾者有啥样吗?

不肯定要那么群众,那么完美,那种方式,才算小说。区其余人,分裂的等级对创作都兼备差其余概念。作品也有拿的出手的和拿不入手的之分。但若是您对「作品」完全没有了创作欲望或矢志又碰巧是个好学的人,那么我说的求知瘾者可能就是你。

逻辑瘾者的表征之「事事必争」

逻辑瘾者的另一个风味就是:观点相左时必争,观点相同时亦必争,因为觉得别人的观点永远不可以和ta的是同样样的。即便是抒发辅助别人的视角,也是定要换种说法,以示自己的独立思想。

多说一句

似乎我在协调写的《穷的只剩逻辑的穷逼》中一向标明自己是较严重的「逻辑瘾者」,本文中的「求知瘾者」如故是在写自己。那么些瘾不是何许好事,戒掉最好!

逻辑瘾者的特性之「信仰「逻辑」」

逻辑瘾者的最奇葩的一个特点就是:「逻辑」成为了一种信仰,认为「逻辑」可以变更一切。那种逻辑瘾者可谓是巨瘾,在其个人介绍上多为『思维能该改变总体』,『深信互联网能更改一切』,『相信用户体验能更改整个』。在那种巨瘾的心迹,总能找到一种东西能够改变总体。

穷的只剩逻辑的穷逼

好呢,我肯定,我要好平常一定程度上就是更加穷的只剩逻辑的穷逼。「抵抗协会」带给自己的逻辑的优越感被女朋友厌恶,十几年的「自命不凡」所信赖的灵性的优胜感到头来发现可是是逻辑伎俩而已。『人缺什么,就好表现什么』。我心头拒绝过许多次那一个论断,我在个人介绍里表现自己「懂温情」,回看下那二十多年,我比嫂子越来越多程度地安慰大伯大姨的心,我比绝半数以上同学越多地体谅着老师,我比绝大数男生都小心言辞上不去伤害女校友,我比绝半数以上男朋友都能送出更加多更好的惊喜······我说自己懂温情有哪些窘迫,我不少次都以为那是多么天经地义,不容置疑。不过,我这一次必须认同:我确实不懂温情,因为我的温和平素不可能与自身的逻辑真正分离,因为自己屡次三番先有逻辑,再有此外。我一度精晓逻辑改变不了一切,可我已经对太对工作会忍不住的逻辑先入;我早已学会对从未思想成熟的题目不随便发布意见,可我却还无法防止自己偶然陶醉在让人视如草芥的逻辑优越感中。

打倒「逻辑」的牌坊

一经你身边有人总喜欢在生活中依靠自己很快的构思,即时地对你逻辑思考,只要ta没有真正清楚地将您说服,你就不用觉得你协调必要先好好思考下ta说的话,你只须求说一句终极反问:『不过您说的到底有怎么着分别?』一句更直接的话是:『您到底想说怎么?
可能你会发觉ta会没完没了用新的逻辑解释刚才的逻辑,直到你感受ta的无力感,这时你不要太在意ta的见解,因为ta只是逻辑瘾发作而已。自我已变色,什么人来将自我避免。

相关文章